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我的老婆被人干
我的老婆被人干
出差二月,终于回到了家。

老婆一开房门,我就扑了上去,顺便一脚把房门踹上。三两步将老婆推上了床,一阵狂吻乱摸后老婆早已娇喘
连连。我迅速地解除了她的武装,满意地欣赏她充满曲线美的白嫩胴体,然后迫不及待地压了上去,一手握住坚硬
如钢的肉棒顶住她的桃源洞在洞口旋转。老婆却忽然从我胯下将身子缩了下去,接着一口含住了我的肉棍,如饥似
渴地吸吮起来。

她就是这样,每次做爱之前都会帮我做准备活动,然后不用前戏就湿滑无比了。她有技巧地从阴茎舔到睾丸,
然后大眼睛从身下看着我嗲嗲地问道:「老公,要不要舔屁眼?」那还用说,当然要舔,其实她也知道,只不过在
邀功卖乖而已。我朝她笑笑,她就乖巧地再往下挪了几分,顿时就觉得我的肛门被一个湿润的东西扫过,她的舌头
灵巧地在我的屁眼周围來回舔了几遍,然后就用力地将舌尖顶入其中。看美女帮自己舔肛门的感觉真是要多爽有多
爽,虽然她已经是我老婆,我还是这样想着。

顺便拉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按向下身。她美丽的大眼睛朝我一瞥,含着一分受虐的哀怨,三分陶醉的淫糜,和
六分忘情的放纵。过了一会儿,我粗暴地扯着老婆的头发将她拉起,扑在她身上将粗胀的肉棒猛地插入她早已滑润
的嫩穴。我的左手抱着她,右手在她的乳房上虐待般地揉搓,用力地将她白嫩的奶子捏出红印。老婆发出痛苦而刺
激地呻吟,在我身下奋力地扭动。我的右手已摸到她的屁股——我老婆腰身只一尺九,但屁股却很大,看上去令人
有性冲动,捏起来也很舒服。

我一边揉老婆的乳房一边缓缓地干她,每次都拔出来到龟头只入在屄里几分,然后再将鸡巴干到最里面。我舔
着她的耳垂,轻声问道:「有沒有想我?」「有「最想哪里?」「肉棒「怎么想?」「想它干我的屄你真是个骚婊
子。」是的,我是母狗」「我不在的时候有沒有被別人上过?」这本来是我出差回来常问的一个问题,每次她当然
都认真地跟我说沒有,说她好爱我,肯定不会让別人上的。沒想到这次我一问,她的身体忽然僵硬停止了扭动,接
着把脸转了过去,抽泣了起来。我意识到了事情不妙,她肯定被男人搞了,心里又气又急,表面仍然不动生色。「
是不是让人上了?」老婆一边呜咽,一边好不容易点了点头,脸侧在一边,不敢看我。「被谁干了?。你不认识的。」
「到底谁?」「是我一个客戶「在我的催促下,老婆一五一十地哭诉了她的不贞经历。

漂亮的老婆在一家保险公司做业务,平时客戶应酬很多,对她有兴趣的当然也能排上长队。她当然对此也很清
楚,平时在男人堆里周旋其间,少不了利用他们的色心賺钱。同時又要把分寸掌握得恰到好处,让他们空有想象而
沒有机会。这些人中老婆也有几个对之有好感的,但因为有我而沒有进一步发展,毕竟她还是爱我的。就是在我这
次不在的时候,其中有个叫阿立的男人对老婆发起了强烈攻势,虽然老婆开始沒有接受,但心里总是有些活动。

结婚这么久了(其实也就三年),还有男人为自己痴迷,何況又是个蛮帅的男人,总还是令她窃喜的事。一天
晚上那个阿立约老婆吃饭,老婆因另有应酬而不能赴约。阿立问老婆去哪里,老婆以为他只是随便问问就告诉了他。
待她到了酒楼才发现阿立已经微笑着在邻桌等,老婆刹时一阵感动,觉得自己似乎有点爱上了他。整顿饭她能感觉
阿立含情脉脉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游移,席中诸位当然还懵然不觉。饭间老婆被人灌了不少黃汤,将近尾声时她起
身如厕,出来时却冷不防被人拉入楼梯间,定睛一看原来是阿立。阿立不由分说抱着我老婆一阵热吻,老婆又惊又
喜又怕,却又被他吻得软软的无力挣扎(我听到老婆被人强吻却不反抗,暗道完了完了,心中如有针刺,却又有种
难以言传的刺激,想要听下去)。老婆对阿立说她得回席,阿立拉着她不让她走,除非她晚上陪他去酒吧。

老婆无奈答应。饭毕她匆匆告退,转身被阿立带上了车。不知不觉间车却停在了他家,老婆这时也知道下面要
发生什么事,但一个月沒做爱的饥渴和对阿立的好感,让她骗自己说坐坐就走。在阿立家的沙发上阿立搂住了我老
婆,一边亲吻一边抚摸着她的身子。昏暗的灯光下他把我老婆脫得只剩內衣,然后像享受战利品一样把她抱上了床,
他的手从我老婆的乳罩下伸入,握住了她的乳房肆意揉搓,然后又将她的丁字裤拉开,将勉强遮住阴戶的小布拨开,
大手伸向我老婆的大阴唇和大腿间,手指温柔地轻抚上她的阴蒂。老婆如遭电击,脑中霎时清明,挣扎道:「不行,
我有老公的!」阿立在我老婆耳边轻声道:「有什么要緊?」一边得理不让人地吻着她的耳垂,一边手指在她的阴
蒂上有技巧地旋转着。「不要就这样好不好我结婚了嗯真的不要我不要对不起我老公求你了」老婆的苦苦哀求伴着
呻吟,更加刺激男人的性欲,阿立不顾老婆的挣扎,强行脫下了她的乳罩,然后双手拉着她的內裤就往下扯,老婆
死命拉住两条細绳逃避,只听一声轻响她的內裤被扯断。阿立猛扑了上来,老婆仍然在做最后的抵抗,阿立抓住老
婆的双手高举过头并交叉,然后一手就将她两个手腕握住。

老婆的双腿在挣扎中被阿立的腿分开,感觉他的那个一下子顶在她的洞口。终于老婆的双腿也被压住,接着就
觉得自己被猛地插入,睁开眼看见男人的脸上尽是胜利的满足。老婆心中充满着对不起我的罪恶感,泪水突然无可
抑制地涌出,同时也绝望地停止了抵抗。阿立见老婆已经认命,也就放开了她的手,开始尽情地享受我老婆的动人
肉体。他的鸡巴粗长而坚挺,抽插有力而注意技巧,渐渐老婆在快感里开始迷失。老婆的双手紧抓床单,双腿已不
由自主地开始挪动,拌着动人的呻吟。

阿立起身抽了个枕头垫在老婆的腰下,老婆略抬腰配合。他将我老婆的两条苗条修长的美腿温柔地抬上肩膀,
老婆用力夹紧他的脖颈,将他拉向身躯。阿立将肉棍抽出老婆的阴道,故意不插入,而是在老婆的阴部乱顶,老婆
美丽的眉头皱着大声呻吟,却又不好意思开口。阿立決意彻底征服胯下的人妻,故作温柔地道,「想要?」「……
嗯……」老婆鼓足勇气嗯了一声,脸上一狠热,连耳根都紅了。「要什么?」「你你知道的嘛」「我想听你说。」
「要你的那个」「哪个?」「鸡。鸡巴」老婆艰难地在男人面前说出淫语。

阿立将龟头顶入老婆的穴,却不再深入。他一面将龟头旋转摩擦她的阴道浅处,一面继续对婆的言语淫辱。要
说屌。」

老婆在肉体的强烈需要里痛苦地挣扎「说啊。」「嗯嗯屌「老婆难为情地別过头,将脸埋在枕头里。说你要我
的屌。」我要你的屌」老婆从枕堆里发出几乎细不可闻的话音。「高点!」「我要你的屌。」「你就这么点料啊?
声音再高点!」「我要你的屌!」老婆忍无可忍,回头嚷道。

立哈哈大笑,猛地将肉棒一插到底,刺激得我老婆把嘴张成O 型,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叫。阿立抱着我老婆
两条大腿一阵狂干,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。

老婆开了口就停不住,开始大声床,更刺激得他加劲猛搞。一会儿他把我老婆她像玩具一样翻了个身,把她拦
腰拉起,她刚想头,却被他按了下去。这样我老婆就头脚着床,仅把屁股翘得高高的。他的凶器从她身后再次把她
刺穿,在汹涌的快感中我老婆就这样摆着最羞耻的姿势任人奸淫。

终于搞到朝思暮想的美丽少妇的无比成就感使阿立有无穷精力,肉棍粗壮如棍,坚硬如铁,插得我老婆舒爽无
比,淫声不断:「噢!宝贝!」「好爽!不要停!」阿立一面插一面笑道,「我比你老公怎样?」「你的屌比他的
大!噢大卵!」叫老公。」

嗯立立老公大鸡巴老公你是我的老公!FUCK ME !干我老公!「你刚才不是还不要吗?」「刚才我还不知道你
有这么大的屌嘛现在我知道了阿立听得爽极了:「老子搞死你喝个骚货!」「好的搞我!干我立立我以后天天让你
搞!」「好我就喜欢玩別人的老婆!做我的性工具,让我发泄!」好的!噢噢只要你想要我就給你!让你好好发泄
性欲!操我!噢!快点老公,我要有了阿立经过一个小时的冲刺,本已是強弩之末,一听精神大振,疯狂地猛插我
老婆已被干得红肿的嫩屄,我老婆更是被干得声嘶力竭地大叫:「立立好老公,搞死我!射在我洞里,把我肚子搞
大!我帮你生儿子!」「好的,我就要把你肚子搞大,给你老公戴顶大綠帽!老子操死你!噢!……噢!……」

阿立和我老婆几乎同时高潮,他的浓精汹涌喷出,一股股射入我老婆的子宮. 她的阴道爽得迅速跳动,高潮从
阴道口直沖腹部,刺激得连脚趾都不住痉孪。阿立又足足干了三十来下才发泄完,我老婆感动得立刻转身一口含住
了他仍然坚硬的鸡巴,把上面残留的精液舔得干干净净。这之后的两星期阿立搞了我老婆不知多少回,我老婆也对
他越来越眷恋,可是阿立此时又搞上了另一个美女,比我老婆还漂亮,又年轻,身材据说是魔鬼级的(我老婆奶子
不算大),于是竟然一下子把我老婆甩了。

老婆原以为他爱她才委身于他,结果被人这样玩弄,自然悔恨交加。因此我回来一问,便彻底崩溃。我听得又
惊又怒(虽然也很刺激),但知道老婆天生淫荡,何況她被別人上也不是第一次了,因此也无可奈何,只用皮带抽
了她一顿,再让她跪了两小时地板以示惩戒,并让她答应允许我也搞个女人玩玩。
【完】